卫辉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江苏首家希望小学一教师涉嫌善款诈骗被调查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1:04 编辑:笔名

  > 江苏首家希望小学一教师涉嫌善款诈骗被调查 14:23:01

  一起涉及教师诈骗助学善款的丑闻,集合了络慈善的诸多现象。江苏省盱眙县希望小学曾经热烈的“一对一”助学背后,是难以捕捉的诡异。

  没有专业的组织,只靠个人“诚信”,数十万善款最终变成个人自肥。希望小学的这名教师把盖着学校公章的“助学证明”寄给众多捐助人,没人怀疑这里面暗藏着陷阱,直到国庆节,他涉嫌诈骗被刑拘。

  如果是诈骗,手法堪称简单。

  如果是被骗,值得爱心人士反思和警醒的又何止是“监管缺失”。

  善款该交给谁?

  1、直接交给需要帮助的人;2、选择信任的个人转交;3、选择公益机构。

  这看似简单的选择,却差别巨大,风险也由此产生。

  交给特定的人,是赠与;交给中间人,是转赠;交给公益组织,是捐赠。

  公益慈善事业争论不断之时,我们有必要厘清三者间的区别。陈光标式直接“赠与”,规模有限且缺乏可持续性;“免费午餐”在经历短暂的转赠模式后,选择与专业的组织合作,以确保效率并规避风险。

  善款需要专业的使用和保卫。毫无疑问,慈善不能仅靠道德和良心,我们需要的是更加透明化、规范化、专业化的公益慈善事业,这也正是民间慈善发展的必然归宿。

  全民公益慈善热潮涌动,我们需要达成共识、认清方向,并为之努力。

  三个角色,烧起了互联上关于“一对一”助学的大火。

  领衔的中年男子叫叶雪枫,他是江苏省盱眙县希望小学的教导主任,几年来,依靠互联发起“一对一”助学活动,号召国内外的爱心人士资助他讲台下的贫困学生,响应者众。

  这些热烈响应的爱心人士直到今年九月才隐约发现资助学生的善款去向存在疑点,进而引曝了叶雪枫的助学生态链。

  还有一个角色是受助学生,童言无忌,事实的力量让叶雪枫的设计脱离了轨道。

  小学教师的

  盱眙县希望小学还有一个校名,江苏省盱眙县明祖陵镇中心小学。它是江苏省第一所希望小学,1992年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援建,台湾年代影视公司原董事长陈大伟先生捐资20万元兴建。那一年,台湾艺人凌峰代表捐赠人赶到这个苏北小镇参加了捐赠仪式。这些,至今都是小镇上人们愿意品论的事件。

  那时候,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刚刚消退,320名小学生冒着小雨,赤着脚在泥泞中开学。他们身后几排簇新的平房就是新建的校舍,希望伴随国旗在当时经济尚不发达的淮河岸边升起。

  叶雪枫就在那个时候完成了淮安师范学校的普师学业,回到家乡明祖陵镇,成了一名中学教师,他的女友梅则分配到了这所新建的希望小学。

  10年后,梅已经是他的妻子,并且成了希望小学的副校长,不久,梅与他“对调”调到明祖陵镇中学担任副校长,叶雪枫则到希望小学任教,后来担任教导主任。

  按照盱眙县纪检委工作人员的说法,叶雪枫一开始做“一对一”帮扶“出发点是好的”。

  淮河、陡湖、洪泽湖三面环绕明祖陵镇,自然灾害不断,这里曾经一直是江苏经济最为落后的地区之一,大人们纷纷外出打工,不少留守儿童和垂暮的老人们相依为命,生活举步维艰。

  有熟悉叶雪枫的多人猜测,来自个人间的助学活动大概就在那个时候萌芽。“在2005年的时候,主要是叶老师通过说服自己的亲戚、同学、朋友,小范围地捐助个别困难学生,规模不大,助学的钱也能如数到达学生手里。2008年之后,可能是范围变大,钱太多了,情况发生了拐变。”一位盱眙县纪检委的工作人员向《公益时报》分析。

  友收集的资料显示,从2006年开始,叶雪枫以希望小学的名义在一些慈善站和公共论坛大量发布助学帖文,呼吁友和他的贫困学生“一对一”结成助学对子,帮贫困生完成学业。

  叶雪枫把贫困生的情况在上聊天群中发布,配发一些贫困家庭的资料,结成对子后告诉资助人所助学生的银行卡号,这些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按照贫困生状况与叶老师协商金额,定期向卡内打款,每人每学期200元到1200元不等。

  后来,叶雪枫陆续建立了多个聊天群,把结对的爱心人士拉进群里。或许是出于管理和交流的方便,这些群里的友逐渐习惯了听从叶雪枫的召唤,也一度深信不疑,叶经常给资助人出具盖有希望小学公章的“助学证明”,受助的学生也会按时给他们寄来“感谢信”。

  资助者中,多为城市白领、企业主和一些机关公务员,他们遍及国内各地,也有境外人士和基金会参与资助。叶雪枫进而成了希望小学“最有本事的人”,老师们发现,他总有各种办法给学生募款,甚至能把一些国外大企业带到学校来搞助学活动。

  直到事发。

  捐赠人的实名举报

  叶雪枫的滑铁卢来得似乎很突然。一夜之间,他从一位受人尊敬的爱心教师陡然身陷囹圄。

  还是络成就了他的暴露。

  叶雪枫曾经建立过多个助学群,每个群成员200人到500人不等。现在,能查到的至少5个群已经无法加入,因为群管理员都是叶雪枫。但是,这些群里的友还可以互相联络。

  每年的九月,都是群内发言最活跃的时期。有资助人倡议,把名改为受助人加资助人,这样,某加某的名开始在群里大量出现。一名江苏籍友意外发现,他资助的孩子还另有他人资助。

  资助人向叶雪枫要求公开学生资料,叶说,资料丢了,没法提供。在众多资助人看来,这样的回复暗藏玄机,“一助一”难道是“多助一”?银行卡在学生手里吗?

  其实,很多贫困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受助了多少钱--银行卡在叶老师手里。

  9月24日,南京的一家电视台播出为此事到盱眙县采访的报道,面对摄影机,叶雪枫说,从2006年开始,他陆陆续续牵线搭桥过30多名困难学生和资助人对接。银行卡“保管”在他自己手里,是“便于监督”:“我们就会担心如果是资助人每学期开学的时候学费200块钱打过来之后,防止被他的家长、亲友挪用掉,挪用掉之后呢,就会导致小朋友想买书包,哎呀他没有钱买了”。

  后来的调查证明叶雪枫说了谎。

  县纪检委介入调查后发现,叶雪枫搭桥捐助的孩子远不止30多个,其中“多对一”资助也大量存在,仅2010年就有不少于20万元的资助款被他据为己有,贫困学生有的则分文没有拿到。而这些,资助人毫不知情。

  看到电视节目的次日,有资助人收到了叶雪枫退回的部分资助款,均约为千元。这让捐赠人深感事态严重,那些钱果然没有到孩子手里,遂于9月27日实名向当地纪检部门举报。

  一友回忆举报的情况称,第一次是有资助人在上发帖子揭露并质疑,很快被删,后来实名发出了举报帖,“这次很快,盱眙县纪检委回复表示进行调查”。

  这封《举报盱眙县明祖陵镇中心小学叶雪枫涉嫌侵占困难学生助学款》的实名举报信在上传播很快,点燃了互联的大火。信中称:“电视报道里回答问题的孩子伦伦(化名),在我们助学群里有两个资助人,从2009年9月到2011年8月,两名热心友给她的助学银行卡上汇款9次计3200元(另外还有200元是面交的),另有一名友资助她弟弟凯凯(化名),汇款5次计1300元,而孩子面对摄相机,回答询问时说叶老师一个学期才给孩子每人100元,推算起来四个学期给800元,还有3700元不翼而飞,如果不是他侵占,那些钱哪里去了?”

  盱眙县纪检委一位接近案件调查的工作人员向《公益时报》透露,看到9月24日电视报道后,叶雪枫很慌乱,他让小姨子连夜跑到ATM机上查验手里的100多张卡,并把一些卡交还给了学生,有些钱退给了资助人。

  有办案人员亦表示,叶雪枫曾将这些资助人汇来的助学款提出,转存至自己妻子梅及一表兄弟的银行卡上,金额约为27万元。

  同时,一些资助人突然接到了受助学生的,称几年来的资助款均已收到,“请阿姨放心”。事实上,这样的也是叶雪枫导演,贫困生事后向亲自前来访问的资助人承认,那“是叶老师要求打的,打时,叶老师就在身旁”。虽然叶只给过学生几百元钱,与资助人打入卡内的数千元金额严重不符,但学生家长怯怯地表示,因为叶的妻子在镇中学任副校长,他们担心“一旦实话实说,孩子将来升学后被打击报复”。

  涉嫌诈骗

  但是,叶的“补救”为时已晚。

  9月28日晚,叶雪枫被盱眙县纪检委工作人员从他在明祖陵镇中学的教工宿舍中带走, 10月4日,此案由县纪检委移交县公安局侦查。

  “叶雪枫因涉嫌诈骗已被刑事拘留。”10月13日,盱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傅永刚告诉《公益时报》。

  有办案民警表示,据初步调查,叶直接办理的受助人超过300名,他手里握有200多张学生受助银行卡,多数在县邮政储蓄银行开户,另有近百张银行卡由学生或其家长保管。

  从2006年叶操作的大规模助学活动开始,资助人就一直没能得到受助学生的详细情况,住哪?父母姓名?受助联系人号码?这些都是谜。他们掌握的,只有贫困生的姓名、班级和叶雪枫络上的诚恳。

  历经数年,资助初始的小学生多已升学,中学阶段资助款提高,但资助人从未得知孩子的情况,叶雪枫一度称,只要有卡,贫困学生就在接受资助,小学和中学都在一起,请资助人放心。

  现在,叶雪枫向办案人员坦白,他自己也记不清从卡中转出过多少钱。办案人员发现,2008年到2009年,是叶雪枫瞄准善款的分水岭。

  民警在叶的住处搜出了一些盖有希望小学公章的空白纸张,据信这些纸被其打印成“助学证明”,一度被资助人信以为真。

  盱眙县的办案机关表示,由于时间跨度较长,人员分散,案件侦结尚待时日。

  善款的去向

  盱眙县位于江苏省北部,盛产小龙虾。在全县19个乡镇中,明祖陵镇因“有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父祖陵墓”而闻名。

  拥有1800名小学生的明祖陵镇中心小学与镇中学相隔约1公里,一边是叶雪枫的办公地,一边是他和妻子的住所。

  10月14日,镇中学的门卫说,副校长梅“已经多日没来上班,国庆节至今都没见到她。”在学校的公开栏上,梅的校领导分工内容是“宣传”。她和叶雪枫所住的教工宿舍是校旁的一处平房,和别的教师家不同,大门上加装了金属栅状的防盗门。此时,防盗门内的木门虚掩,可隐约看到屋内木床边的陈旧家具。

  盱眙县委一位接触案件情况的公务员私下向《公益时报》透露,叶雪枫供认交有一名20岁出头的女友,是从上认识的,已有几年时间。上述官员解释,按照当地坊间习惯,已婚男子的女朋友,有情人或二奶的意味。他进一步透露称:“这个女子是花了叶雪枫不少钱的。”

  盱眙县纪检委调查主办官员亦向《公益时报》证实,这一情况系叶雪枫自行供认,纪检委尚未调查核实,“当时,这不是我们调查的主攻方向,现已交给刑警大队继续侦查”。

  傅永刚亦表示,叶确实将数百张资助卡里的部分资金转移到两张自己控制的银行卡内,在侦查中得知,叶雪枫的妻子梅并不知道自己名下还有这样一张银行卡,“那是叶雪枫借用妻子的名字开的卡,控制在他自己手里,目前侦办机关未对梅采取强制措施”。

  办案人员透露,叶雪枫保管的200多张卡,“密码都是统一的”,这些善款的数量和去向,以及叶雪枫“女朋友”是否存在占用善款的情况,目前仍在调查中。

  在希望小学多名教师眼里,曾经的教导主任叶雪枫憨厚、随和,这个1972年出生的明祖陵镇男子每天骑一辆电动车往返宿舍与学校,“上班来,下班就没影了”,在校内并无至交与挚友。

  老师们都知道他在盱眙县城还有一所住宅,“是一套楼房,平时上高中的孩子在那住”。有教师表示,因为交往不多,所以没去过。

  谁来监管

  “乖乖,几百张卡!我们听了都很后怕。”希望小学常务副校长朱则瑞说,当他知道叶雪枫涉嫌诈骗后,感到“很惊诧”。

  盱眙县希望小学经历近二十年的不断建设,当年的平房已经被几栋漂亮的教学楼替代,叶雪枫的办公室在学校办公楼二楼,办公桌上纸张散乱,他的电脑主机已被警方拆走,桌子上,一份文件落款时间是“2090年”。

  朱则瑞笑着说,那是叶粗心打错的。

  叶雪枫是教导主任,全校所有孩子的家庭情况在他那都有详细记录,发现谁是贫困生并不困难。他利用发奖状、填报表的机会,随时可以拿到公章,“我们小学的公章还没有严格的签字批准管理,常有借用的时候,我还经常拿来用一下呢。”

  现在,仍旧有不少爱心人士往小学邮寄善款、捐赠衣物。

  在朱则瑞的办公室里,墙角堆放着几个包裹箱子。朱说,以往,每到开学的时候,社会各界的捐款和捐物很多,大多是寄给叶雪枫并托他转交孩子的。现在,他被拘留了,这些事我们委托学校工会的两名教师善后。

  叶雪枫常年热衷于结对助学,学校称并不知情。“我们现在才发现水很深。平时只是比较佩服他,能联系上这么多外面的人来资助学生。”朱则瑞说,曾经有两次,是叶雪枫联系的宝马车友会到学校来助学,“叶向校长汇报了,就由学校接待。那么多宝马车到学校,我们老师都很佩服叶能干,但他在上搞‘一对一’结对捐赠,还把银行卡拿到自己手里,学校确实不知情”。

  按照银行卡开办的要求,开户人和委托人的身份资料原件必须到银行。作为教导主任,叶雪枫可以接触到学生的户籍资料,“但那是复印件,银行是怎么把关的呢?”有资助人上发问。这些资助人曾经初步调查,受访的贫困生皆称,是叶老师帮他们办的银行卡,当时并未提交户籍资料原件。

  盱眙县邮政储蓄银行分管业务的副行长赵玉红说,需要到多个点详细调查才能得知。目前,这间银行对此尚无明确答复。

  江苏省是国内首个制定地方性慈善法规的省份。2010年初,江苏省出台并实施《江苏省慈善事业促进条例》,其中规定募捐主体须为合法的慈善组织,且需要预先行政许可,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发起募捐。

  但是,这个条例的罚则仅针对慈善组织。盱眙县民政局办公室主任姚光文说:“这个条例我还不熟悉,我们学习得不够。”

  而绝大多数资助人至今仍排斥通过合法的慈善组织捐赠助学,有资助人说:“慈善组织会提取管理费,让我们捐的善款缩水。”但是,这些资助人未能给出更好的建议,可以让慈善组织为捐赠人免费服务。有的资助人表示,原来以为希望小学的教师可以单纯地献爱心,“他有工资,为什么还要侵占善款呢?”。

  叶雪枫和妻子梅每月工资收入超过6000元,一个孩子,两套住房,在盱眙县算是不错的家庭。公开视频资料显示,叶雪枫曾经在被拘前向当地诉苦:“自己是真心关爱学生,为找到资助人东奔西走,即使从中拿点辛苦费也无可厚非,现在闹到这个地步,自己很心寒。”

  参与办案的一位纪检工作人员说,缺乏监管的慈善最可怕。

  可是,什么是赠与?什么是转赠?什么是捐赠?什么才是慈善?这些又如何监管?在这个小县城里,没人能说清楚。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孩子眼屎多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
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灯盏花素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