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青帝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失德(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7:27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失德(下)

天界?青乾殿

紫帐珠帘内,界膜上撑住后传来的反震,使得青鸾仙子喉咙一甜,捂住嘴角溢血,心中苦笑,就算有着权限,自己还取代不了自家道侣。

不过两人的性格和能力本就截然不同,她对此并不在意。

相比下反刚刚的龙凤共鸣,有点似曾相识,这已第二次了,比上次更明显,她目光回望青色龙气天柱的暗面,神情微有疑惑……

这龙气对她的支撑似乎比预计更强更持久,要知道帝君位格不是容易暂代,哪怕本命道侣,她都有重伤的准备了。

但刚刚暗面龙气激发出龙凤和鸣的一下配合,就撑了过去,虽还是受伤只是轻伤,只要调息下就没有大碍,蓦回想起来那个小家伙殷勤:“如果来日外战,它能给仙子的安全多一道保障……”

这,也算是和星君舰一样的私人礼物?

胆大包天的家伙……

…………

暗面

沉浮在黑水上金青色圆球,龙气天柱支援阳面一瞬间,就变的虚弱,在金青色界膜上形成微小涨落变化,一道漆黑龙影缩小芥子形态,悄无声息顺之没入,出现在下土的西海岸……

而后,这龙影化成了一个中年道人,身躯魁梧,肩宽背厚,这时环顾一下,海面上,有百艘海船打渔归来。

感应下,此处全无可匹敌的气息,看了下残阳将坠,天际―线血红,当下就举起了一枚黑莲道符,指向眼内整片海洋,以及穿过来的浮冰:“黑帝有令,海啸水淹,清洗大陆……”

轰!

伪造帝令绕过小天罗地,在这龙气界膜内的海洋中发号施令,顿时引起滔天海浪,此刻在海边捕鱼的渔船都第一时遭殃,大潮翻滚吞噬片片帆桨。

临海岸线的跬步宫,一个青衣女子一惊,一挥手:“敕令!”

她自有权限,顿时在海岸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藤,密集成墙,防浪堤一样拦截了过去。

“轰!”一下挡住这波海啸。

面对这奇迹,顿时虚空中,就有百姓千恩万谢隐隐透了过来,而周围宫女更是敬畏,一个有修行的宫女就说:“这就是我们的青妃娘娘,当传给百姓知晓。”

女子连忙伸手制止,宫女疑惑:“青妃娘娘为何要功成而身退、乃至隐姓埋名……您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被天下人都知道么?”

“此非我所欲。”

芊芊笑了笑,她喜欢在幕后,此时看向西面的水色和血色,蹙眉想了想,飞起就要过去。

才至云端,一道五彩霞光拦在她面前:“你不能过去。”

“娲皇……”

“问我求情没有用,叶君吩咐,不能让你卷进危险漩涡。”女娲将她推回云雾中,不给她暴露自己的机会:“知道你会担心自己道侣基业受损,但你应相信他……”

芊芊权衡了一番自己和她的力量,觉得没把握能冲破她的山河社稷图封锁,神情就有些无奈:“现在这样哪里还有平静角落?”

女娲对她举起一块五色石头,眨眨眼睛……

芊芊这才不说话了。

待丽人身影消失在西侧天际,芊芊回首看着这片山河苍莽,亿万族民人气,心思复杂起来……

芊芊知道这位这女仙和自己夫君之间风光霁月,没有男女关系,却有一个共同的守护目标,就似一个家庭的夫妻守护一个孩子,有一种默契,都叫她有点点心里发酸了……夫君知道一定会笑,说她什么醋都会吃。

但其实她想的是心中朦胧记忆,当年此世界的早期人族,怎就没有这样守护者?

人族为挣脱龙族奴役寻求自由而起义,最终只走向新一种奴役,曾被人族寄以厚望的三道君,并非救世主,或……

从来就不存在救世主,而只有命运下挣扎的一棵棵草木。

种子、阳光、雨水决定了高度,回顾其命运只会发现每一处都充满不定随机,而这一次夫君的青制,在这暗面带来希望和进步同时,也带来妒忌和劫难,又会将这方世界引向何方?

呼――

长风呼啸着,她突感觉到胸口有点闷,无形的藤萝丝在身周蓦地浮现,让她脸色微微变化,极遥远地方一种青色源力由什么孕生而出,似乎与天罗青种同质却又异向的存在,若有若无在冥冥中触动了瞬,但似乎擦肩而过,转眼消失在远方……蓦有着泪水留下。

刚刚那是什么?

她不知道,只在天罗青种感觉一种悲伤,生与死,结束与伊始,传承与改变……时光悠悠拂过,不留痕迹,不曾回首。

…………

外域?九香门

高高后山,一海浪拍打着礁石和崖壁,浮冰飘在海面上,远远近近,脏兮兮的白色。

咸腥海水和冰川气息的微风吹了过去,一道信风模糊的人影坐在山石上,静静看着后山小小的梅园,并不准备过去牵连到那个小家伙,且对方据说已出征了,到明年才会轮休回来……

冬天快要结束了,只可惜自己已看不到春天。

许久,人影咳嗽一声,摊开手,都是鲜血。

“窥探天机,强行改移……还是要付出代价么?”信风中低语,感到体内泛起一疲倦。

没有告诉暗帝的秘密是,以分身来计算天机引导本体,以希望为引子,本体虽不会抗拒排斥,但牵动敌人力量太强,甚至本阵营天仙力量太多,也不是分身可以承受,自然而然要付出折损命元的代价。

这对分身司职来说是常见,区别是在这里不能每年回本体补充源力,那等于是折寿了,折至寿尽时就是结束,自不可能让暗帝知道这点,那样对方就少了限制。

接下来,对分身有两个选择。

吃掉这颗种子,能补充寿命和获得青属本源,但这是极大的浪费。

要么就是原计划……分身和本体的希望所在,本体那里已做出完美配合,是到了分身接过这一环节的时候,这是暗帝分身绝不会做出选择,但青脉相信希望。

青帝分身最后望了眼这片阳光下的世界,伸手垂下旋风,其中就是一颗青莹莹的球状种子,似是对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一样说:“你有一很伟大的母亲,孕育了你三百万年

,等待了三百万年,在此世界坠落至寿将尽时,才把你托付给我们青脉,托付给一个新的世界……”

种子随风轻轻摇动降落,似在好奇这个世界,又似乎在回应风中的声音,记录着一切。

“我答应她照顾好你,不过不是这里……一时无法带你去新世界,那就让我们一起下去暗面沉睡,等待苏醒日子吧……”

信风丝丝在冬日的阳光中融化起来,对于分身来说死亡并非结束,只要信息还在,生命终会复苏新生,这便是青乾天中最初关于苏醒者的传说,不过从没有人证实过,因牵涉到的载体要求太高……这次载体合适,而暗面此时的环境也合适,是一个万载不遇机会。

或再睁开眼睛,就是春天。

又或不会有机会苏醒,可惜司职未尽,还没找到此域天书送回去……明明大衍天机数算预测中是在这里,才会分身来此,为什么就一页都找不到呢?

还有汉王身上似有些秘密,可惜没时间探查了,也还来不及告诉本体,只能等醒来再说。

青色种子甫一落地就扎根深藏,在最后旋风的助推下不断深扎,深扎,坚硬的种壳一直凿穿着地层深处,一直深入到暗面,而此时悬崖上的信风人影也消失不见,再没有出现过,只有风悠悠,带着帝君分身始终不解的迷惑,随着球状种子一起消失在暗面……

风的气息,进入冰川上融化黑水,一点点结合起来,又沉淀下去。

…………

轰!

剧烈爆炸雷光在虚空中闪过,两道身影交错而过。

“老家伙还有两把刷子……”

叶青身上气息削弱了些,自虚空缓缓向下,大袖飘飘,眸子却亮的吓人,脸上尽是满足,似喝了难得的美酒。

“这虚空战事,与衰退的天仙斗法,获益实是不可思议。”

“虽是衰退,还是天仙,又因衰退,无法对我产生致命打击!”

“特别是有川林笔记记录。”

“一切奥妙都在显示。”

就在默默中,叶青巍然而立,如山岳浩大,如木林森然,让人不知不觉仰视,这正是预兆,只是是欠缺了力量积蓄。

而在这时,苍窍元神却更透明起来,青德早就涓滴不存,储存下来的最后一点金气力量几乎耗尽,这还是金气克制雷法的结果。

只是本来就陨落,余力百不存一,经不住力量差距差距消耗,一旦叶青拼着燃烧力量追击,速度差距拉平,就导致这场战斗进入现在的地步!

“遁去……”

元神本来就是速度而非力量,不是用来专门战斗的,苍窍不敢再和叶青对拼了,趁着这一次交手火脱离开去,投向下面。

虽已陨落,只要自己主体元神回去,那重回位阶,虽是艰难,却还是比分身更易许多倍!

不过下一瞬间,它就怔住,一片无垠幽蓝水光,出现在刚刚交手的雷光范围,辉映反光后又隐入下方黑暗,只匆匆一瞥,就觉得相对自己速度很快的样子。

那又是……什么?

苍窍不由自主,一种巨大恐怖袭上心中。

宜春治疗白斑的医院
桂林好的牛皮癣医院
江苏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宜春治疗白癫风医院
桂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