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辉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素女寻仙 第564章 云凤来访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2:46 编辑:笔名

素女寻仙 第564章 云凤来访

面对洛清越的刻意讨好,张潇晗笑着表示接受了:“这样的晶石很好看,

。”

“师门每一次送来的首饰都不多,物依稀为贵,这一次的火系晶石是和这身软件配套的,不值多少灵石,胜在美观。”洛清越赔笑道:“软甲师门也是第一次送过来,除了弥补灵丹数量不足,还有就是因为玄黄大陆的修士进阶比较快,女修也有进阶到元婴期的了。”

张潇晗夸奖一句:“你有心了。”

得到夸奖,洛清越眉眼间全是笑意:“能为主人做事,让主人开心,是我应该做的。”

说着搓搓手:“可惜玄黄大陆修士的修为都不高,能配得上主人修为的修炼资源我还不敢向师门开口要。”

张潇晗微微点头,洛清越又说了几句闲话才离开。

张潇晗的身上也是普通修士的长袍,她储物戒指里原本有不少凡人女子的服饰,后来就很少穿了,尤其闭关的时候,一身修士的长袍更加舒服。

但并不等于说她就不喜爱漂亮的服饰,尤其这个火系妖兽的鳞甲炼制的裙装,入手十分柔软,颜色鲜艳,只要是女子,没有不喜欢的。

甩掉长袍,伸指一点,软甲便套在身上,一道流光闪过,原本稍显宽大的软甲便合身了,穿在身上很是舒适,根本没有软甲的感觉。

在镜子面前照照,镜子里的美人神采奕奕,一身火红的衣着给美人平添一种娇气,却没有惯常红色衣着的俗气,伸手在发髻上带上簪子,簪子垂下的流苏叮咚地轻轻碰撞着,让张萧晗瞧着自己陌生的面容,有一丝失神。

打扮起来,自己原来这般美啊。

女为悦己者容,脑海里忽然冒出这句话来,周围都是男修,唯一的女修还是那般变态的美,都要把男修的眼珠子勾出来了,自己再这般服饰,好像和云凤争风吃醋一样。

喜欢归喜欢,不大适合这里,张潇晗收起软甲,却把簪子留在发髻上,然后也将吊坠坠在雪白的脖颈上。

张潇晗并不大担心洛清越心里隐藏的敌意,他不敢反自己,除了让高阶修士想办法解除契约,再就是祈祷自己早些飞升,不然这契约就会束缚他一辈子,哪怕自己死了。

主仆契约就是这样的,若是作为主人这一方死掉了,那么仆从这一方也会死掉,而仆从死了,主人却安然无恙,所以张潇晗根本不在乎洛清越心里恨不恨自己。

不恨是不可能的。

再有,只要张潇晗和洛清越多接触几次,《修魂》功法的作用下,会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洛清越,让他对张潇晗越发心悦诚服。

只是张潇晗懒得刻意影响洛清越,暂时没有什么必要。

刚穿回长袍,心念就是一动,云凤袅袅婷婷来到她的洞府前,伸指轻弹洞府的禁制,她还是一身修士灰色的长袍,发髻随随便便在脑后一挽,可怎么也无法掩饰她天生丽质。

“白荣铁”前去迎接,两人说了几句,云凤向这边走来,张潇晗便坐回在椅子上,待云凤进来仔细打量着。

云凤稍稍能控制她的媚态了,不说不动的时候,只是美得惊人,可是身形一动,魅惑就不经意流露出来,也是修为刚刚结丹,相信修为再进一步,媚态就会收敛得更好了。

看来上天也不是完全不公平的,就如云凤这样的女修,只要足够努力,并且还要有些运气,在修为低的时候躲过了被采补的危险,那么,随着修为的提高,就会逐渐隐藏炉鼎的体质,也许也会和其他修士一样凝婴化神,甚至渡劫飞升。

张潇晗这一细细打量,云凤的脸上就不由微红了,虽然都是女子,这般毫不掩饰的打量,尤其是眼神中不加掩饰的欣赏,也是羞人的。

“前辈……”云凤的声音带着羞意。

张潇晗笑着说:“你我都为女子,有何不好意思的,你比从前更美了,亏得我是个女子,若是男子,真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云凤的脸便涨得通红,她哪里想到张潇晗会和她开这种玩笑,在她眼里,张潇晗就是微笑着,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微笑,她以为张潇晗从来不懂得玩笑。

“前辈,您……我……”云凤涨红着脸,张潇晗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一瞬间消退了,瞧着张潇晗眉眼间的轻松,云凤以为是她的错觉。

瞧见云凤的脸更红了,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张潇晗忽然间就有了兴致:“来,坐下,好久没有和人闲聊了,好像都忘记怎么说话了。”

云凤便上前几步侧身坐下,姿态优美,宛如大家闺秀。

张潇晗心内啧啧称奇,想起第一次见到云凤的模样,她可是很飞扬跋扈的,如今这才多久啊,也没有人教导,行动举止竟然变化如此之大,可见这生活的打击确实改变人啊。

“云凤,我见你站立不动的时候,身上的媚态就少了许多,只是行动说话的时候还和先前一样,你自己可有注意到?”

云凤一愣,接着脸上就有惊喜:“前辈注意到了?从结丹之后,云凤自己也觉得不动的时候就可以控制一下,可是行动起来就完全记不得了,也不知道怎么控制,前辈可否指点云凤一二?”

张潇晗摇摇头:“这个可不是旁人指点来的,你的体质是天生的,这个天生的东西可不容易改变。”云凤的脸上便露出失望来。

“不过你也不用失望,你现在不动的时候都很难发现媚态了,岂不是说随着修为的提高,你的媚态会逐渐能控制住?”

云凤闻言仔细想了一下:“前辈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云凤结丹之后自觉在修炼的时候比以前更容易静下心来,而且心中……”说着云凤露出忸怩的神态来。

这番忸怩,云凤身上散发出来的诱惑之意简直要无敌了,若说先前不自觉的状态下是魅惑,那么这般时候的忸怩羞涩,就犹如一个红彤彤的苹果让人忍不住先啃上一口再说。

“心中怎样?”张潇晗好奇地追问一句。

“心中……”云凤的声音低下来,脸上也红得要滴出水一样:“不敢欺瞒前辈,云凤很多时候心中很盼望有个……有个……男修……”

云凤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完那男修两个字之后,再也说不出口来,明明羞愧不已,可是眼里却又冒出点泪花来,心中矛盾显露无疑。

张潇晗笑起来:“我以为什么呢,有什么害羞不好意思的,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这般美貌,男子看到你就喜爱是正常的,而你因为体质的原因,心中对男修倾慕也是正常啊。”

说到这促狭的心思又起:“你要是不倾慕男修,反而想着女修才算不正常吧。”

云凤被张潇晗这一打趣,羞涩之意明显少了,她嗔怪地瞧了张潇晗一眼,那眼波流转,张潇晗的眼睛都有些挪不动了。

“前辈说笑了,云凤想说结丹之后,云凤心中那……念头就少了许多,修炼的时候也更能专心了。”

张潇晗闻言击掌道:“那好啊,我岂不是说对了,只要你能继续修炼下去,修为快速提升,说不定就会把这媚态完全掩饰住了。”

云凤眼睛一亮,喜悦之色溢于言表:“借前辈吉言,云凤真是盼望着有那么一天。”

说着似乎才想起来什么,伸手一拍腰间的储物袋,手里就多出一件流光溢彩的华衣。

“前辈,刚刚洛前辈到晚辈的洞府,送于晚辈这件长裙,晚辈现在唯恐自身惹人注目,哪里敢将这般华衣穿在身上,可洛前辈说了,这华衣自带防御阵法,在受到攻击的时候可以被动激发三次,每一次都可以防御住结丹后期修士的攻击。”

说着眼神颇有些恋恋不舍:“前辈虽然用不着这个阵法,但是这长裙色泽淡雅,穿在前辈身上一定会更衬出前辈的典雅高贵,所以云凤就收下了,想着把它转赠给前辈。”

长裙自动展开,浮在张潇晗面前,浅蓝色的基调,刻画的阵法点缀在裙摆和腰身出,隐隐泛着幽光,果然显得高贵大气。

这样的裙子并不大适合云凤的气质,不过没有穿上谁知道呢,或者云凤穿上这件裙子气质会改变也未尝不可。

云凤的眼光还是可以的,至少比那个洛清越要强,这件裙子更适合自己。

大概那家伙并不懂女人的服饰,只懂修士的服饰,一厢情愿以为为元婴期修士准备的软甲一定好于为为结丹期修士准备的长裙。

却不便收下云凤的东西,只笑道:“云凤,难得有人送给你些东西,这件长裙是洛清越向你赔罪的,说来一件长裙哪里够用,你就放心收下吧,也许过不了多久这件长裙你就可以大大方方穿出去了。”

张潇晗拒绝收下,也在云凤的意料中,她没有勉强,将长裙重新送回储物袋,脸上隐隐有忧色一现而逝。

“前辈要长久在仙农洞府居住吗?”犹豫了一下云凤问道。

防城港治疗男科费用
牡丹江治疗妇科方法
湘潭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防城港治疗男科医院
牡丹江治疗妇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