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辉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四川汇通担保风波蝴蝶效应朋友圈借贷危情

发布时间:2019-12-01 16:07:29 编辑:笔名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短短几个月,四川民间借贷危机蔓延的速度和态势越发令人震惊。

10月26日,“四川最大投资公司四川财富联盟融资理财有限公司昨晚突然倒闭”的消息传开。《华夏时报》随后了解到,成都锦江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已于10月8日以四川财富联盟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涉及投资者800余人,目前涉案嫌疑人袁清和、幸红兵已被刑事拘留。据投资者提供的资料,涉案金额共计2.24亿元。

今年7月以来,在汇通担保之后,安信、恒盈、融缘、环福、富民行、宇鑫汇等近百家四川担保或理财公司频频爆发债务危机;而10月则现一波新的危情:10月9日,四川90后P2P平台铂利亚老板滕海川失联,平台累计欠款约7000万元;10月13日,创基财富公司三高管同时失联,6700余万资金被转走;而最近传出的还有鑫聚融资理财老板主动投案,以及融鼎鑫投资理财资金链断裂等消息。10月28日,主管财富联盟案件的警官对投资者表示,目前他有三个类似的案件需全面负责,警力严重不足。

“四川大部分的担保公司、投资理财公司,玩的就是庞氏骗局,骗局倒塌的时间虽然难以确定,结果却是早已注定的。”一位业内人士对本报感叹称。

资金池套路依旧

截至目前,对于财富联盟案件,尽管警方表示还没有查到诈骗的直接证据,但在投资者看来,这一开始就是一场连自融都算不上的、纯粹只想圈钱来填补窟窿的骗局。一位投资者透露,警方经侦人员曾表示,该案件是经手的案子里面最为恶劣的。

而这样的案件总是以豪华场面开场。2013年10月8日,号称西南最大理财公司的四川财富联盟融资理财中心(下称“理财中心”)在成都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了热闹非凡的成立仪式,众多当地富豪现身捧场,而这家公司的董事局主席袁清和本人也是颇有名气的本地企业家,头衔包括四川亲和医药集团董事长,以及有着众多强大股东背景的四川同学财富联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除了大排场,公司在宣传中也常常提及同学财富联盟的老板股东以显示其实力,因此业务单蜂拥而至。“财富联盟利息不算高,很多债权人听信了财富联盟声称的安全。”一位投资者称。公司站显示,一款产品年息为8%-10%,另一款为13%-16%。

9月30日,多位投资者发现收益未如期打入自己账户,拨打借款人的联系时才发现借出款合同有问题,而对此,理财中心也确认了公司停业清算债权债务,进行资产处置的事实。10月8日,在与袁清和交涉未果的情况下,投资者向警方提交了债权人集体报案材料。

“现在大部分P2P公司,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国家要求对接项目是一对一,而很多公司却是做成资金池,再安一个名头。”在投资者提供的视频资料中,袁清和请来的律师在10月4日对投资者称。

10月6日,债权人组成的维权小组与袁清和会面,其中一位成员在书面材料中表示,对于他提出的P2P的债务人是否真实的问题,袁清和的回答是“大家都知道,假的”。

既然投资项目不存在,钱去了那里?“这不得不提到6楼和8楼的关系。”上述律师称。其口中的“6楼”是指理财中心,而“8楼”即是指同学财富联盟。

据悉,四川同学财富联盟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17日,注册资本金为2亿元,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为幸红兵,袁清和为董事长,工商备案股东68人,在股权结构上与理财中心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关系。该律师也坦言,6楼和8楼的关系就是借贷投资关系,“6楼对外宣称是8楼的全资子公司,对外宣称也有68个股东,这是一种宣传误导”。

而袁清和也对投资者承认,6楼的资金转到了8楼进行放贷,其放出去的资金会以2.5%的月收益向6楼进行结算。至于6楼收的投资款怎么走的,在维权小组成员的书面材料中,袁清和的回答是:“6楼公司用刷卡机将投资者钱款刷到建材营业部,再转到我卡上,我再转到8楼。”

圈钱填窟窿?

事件的导火索缘于一个月前同学财富联盟的破产。9月25日,同学财富联盟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解散董事会和监事会成立股东清算三人小组。

“8楼有那么多股东,肯定就有很多借贷、债权、项目,总之8楼就欠了很多债,大概五六亿元的盘子。”10月8日,袁清和在与投资者见面时说:“现在我们差你们多少钱,同学财富联盟的财务上就欠我们多少钱。”

在《四川财富联盟协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资产情况及决定书》中看到,2014年9月10日,四川财富联盟协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向理财中心转让了4.02亿元的债权,以及这部分债权的利息1.24亿元,总计转让债权本息5.26亿元。同时这份决定书列出四川财富联盟协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相关债务规模为3.67亿元,其中欠理财中心2.14亿元。

“这部分资产很多是2013年的,因为同学财富联盟放出去多少款都没有收回来,没有钱还6楼,他们也破产了,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把他们好一点的、有抵押的资产作为抵账拿到6楼。”袁清和称。

但在投资者看来,正是同学财富联盟早就面临资金链断裂、崩盘的危机,袁清和才另起炉灶,搭起理财中心的台子圈钱,“公司成立后据说分红两次,将公司资金用各种手段抽空已形成资不抵债,为填这个窟窿,去年9月成立了6楼的公司。”

对于同学财富联盟的两次分红,在维权小组成员的书面材料中,袁清和也承认,大概有8000多万元,是预先分红。另有投资者透露,已被刑拘的幸红兵对理财中心资金去向的说明是:一部分流入同学财富联盟贷出,一部分股东分红,其余入了袁清和腰包。

而袁清和则在与投资者的对话中将崩盘的源头归结于幸红兵,称其为吃放贷业务回扣,不顾风险地放出去6亿元贷款,但今年仅收回一两千万。

一位熟悉同学财富联盟的业内人士对表示,虽然公司股东众多,但主要就是袁清和与幸红兵在实际操作,直到去年底公司资金链出问题,幸红兵放出去的钱收不回来,两人闹翻后幸红兵才不再参与管理。

“公司只设执行董事,而未设董事会,导致公司权力极度集中。”一名同学财富联盟股东在情况说明中称。他发现公司管理层的有关人员存在一些有损公司利益的行为,因此,他联合其他股东向公安机关举报袁清和等人涉嫌挪用公款、职务侵占。

击鼓传花的财富游戏

汇通担保出事之后,为何四川金融业震荡不断?事实上,财富联盟崩盘的背后,与其引发的恶性循环不无关联。

据悉,财富联盟在发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称:“由于今年整个经济形势不好,各行各业经营不景气,再加之受‘汇通公司’跑路事件影响,四川理财行业形成大面积严重挤兑现象,各商业银行对企业贷款只收不贷或抽贷现象时有发生,让各经营企业资金链断裂。受此大环境影响,公司也未能幸免。”

根据债权人维权组的调查,汇通不仅通过数十家投资理财公司从民间筹资,还伪造了大量的借款项目,注册了上百家空壳公司,出问题的项目金额约40亿元。“在中国当前的信用环境下,纯做担保的公司靠担保费用根本无法盈利,所以担保公司做高利贷是普遍现象,不做的反而是特例。”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作为另一家理财公司高管,洪丽(化名)亲身经历了7月的汇通风波,她所在公司的老板已经失联数月。在她看来,汇通之所以波及全行业,一个大的根源便是类似击鼓传花的高利贷游戏,“除了成都,四川各市县的民间公司、担保公司也不少,都是当地民营老板在做,但实际上他们要不就是自融,要不就再贷给其他大点的平台公司,但说不定这家大公司也只是转借给更大的公司挣利差。”据她透露,最近资金链断裂的鑫聚融资理财就是给投资者1分5的利息,再将集资来的2亿元以更高利息借给了其它平台公司。

但关键是,即使像汇通这样的大公司,都有那么多虚假借款项目和空壳公司,最终他们把从平台公司拿到的钱投到了那里,估计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紧接着财富联盟出事,10月中旬,创基财富也曝出董事长段家兵、法人代表简章容以及旗下项目“中国西部湾”负责人丁科悉数失联,账上资金全部蒸发的消息。这是一个资金链断裂还是蓄意诈骗的故事,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根据公司员工和投资者的描述,创基财富的资质、段家兵的身份以及项目的真实性都成谜。

人脉包装的幌子

几个月来,越来越多的四川民间投资者走上了漫漫维权路,他们组织起来去举牌上访、调查股东、寻找证据、追查欠款,但绝大多数均无实质性进展。

本报了解到,6月末第一起跑路的鹏润担保,其处理意见已经延到年底。“袁清和向大家抛出的赔偿资产包大部分都是假的,小部分真的也不太值钱。”一位同学财富联盟投资者透露,袁清和在被警方带走前对许多债权人说,只要有人被抓,你们能拿到的钱不会超过20%,但此前他曾说变卖资产还上80%不成问题。

现在看来,袁清和这类的老板其实资产非常有限,那么为何此前他们能得到众多投资者的信任?对此洪丽颇为感触:“现在太多这种平台公司老板,均以某某大学EMBA、CEO班的幌子来包装,自称人脉资源广,这点很能唬人。”

自今年5月开始,段家兵才开始进入公众视野,但由于善于宣传与商界大佬、政府官员的关系,很快被视为四川本地名副其实的投资界大亨。但在上查询段家兵的资料,却发现除了他自称同时拥有复旦大学国际金融学士、香港中文大学国际货币硕士身份,曾任软银亚洲董事兼投资主任,此前的资料几乎是一片空白。

“我曾经帮我们老板报过一个EMBA班,两年学费60多万元,写资产1亿还不行,会要求你写10亿。”洪丽表示,老板的目的就是去认识更多企业家,以便“搭伙”做生意。查看到该老板就读的EMBA班的信息,发现光川渝两地的企业家就有44个,其中4个来自投资理财类公司,而据悉他后来确实和其中一些老板相互参股。

实际上,之所以有同学财富联盟的名称,也是因为其中股东基本来自袁清和在西南财经大学培训时所认识的同学。其中一个股东透露,他们那一级有好几个班,差不多每个班都成立了类似的投资公司。

但这样人脉包装带来的风光显然难以长久。“就我们老板的能力说,认真做实业还行,金融真不太懂,但他还请一个啥都不懂的退休政府官员来管风控,出事是早晚的。”洪丽称,该老板去年拿了2亿元去宜宾投资房地产,拿了3亿元直接放贷,“但他完全没有风控意识,经常是一拍脑袋就借出去,最开始利息为5分、6分的时候,连抵押都没有。”

现在看来,资本在人脉中窜来窜去,想不出事都难。?

(:newshoo)

民生历史
矿山施工设备
新机上市